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文艺沙龙

九 寨 生 死 劫

来源:台州市文联 2017/8/22 16:30:22 字体:  

 郎 黎 明

前言

       6月初,我就决定跟着“临海风雨者户外”关羽西北行了。黄龙、九寨沟对我来说是最大的诱惑,多少年来,我念念不忘。  729日,我们终于开启了西北之行。九寨沟是我们这次西北行的最后一个景点。把最美的风景留在最后,是让我们把天堂九寨永远定格在心里。88日后,天堂九寨成了我永远的遗憾。

出发前,关羽给我们西北之行的团队建了一个微信群,群名就叫“现代西游记”。唐僧西天取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取得真经,我们“现代西游记”,莫非也要经历九九八十一的磨难?

(一)

8月7日晚,我们入住川主寺。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赶到黄龙风景区。黄龙太迷人了,我们一直到下午2点左右才上车赶往漳扎镇九寨沟风景区。到了漳扎镇(九寨沟风景区游客集散地)已经是下午五点半左右。我们入住漳扎镇,第二天一早就可以乘九寨沟风景区的景区车上九寨沟了。

晚饭后,我和王老师转了转漳扎镇的大街小巷。游客可真多啊,家家酒店饭馆顾客爆满;街道两旁、停车场、房前屋后停满了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车······到底有多少人呢?太恐怖了!

七点半左右,我和王老师回宾馆了。我洗好澡,躺在床上,给女儿发了几张照片,还跟她说明天一早我们上九寨沟,随后我就整理今天拍的黄龙照片了。

“gόng”,一声巨响,“哗哗······唰······”什么?我平生从未听到这么大的响声。

  “gόng”,房子晃了,我猛地坐起来,地震了?“地震了!”王老师在卫生间惊叫着。

“gόng”,慌乱中,我穿好牛仔裤,抓起背包、手机,逃出房间。断电了。我跑到大厅外的空地,已有好多人了。我和王老师立即跑向马路对面的空地上,看到关羽他们了。我们六人没有少一个!我们在一起就好!我们在一起就好!我们相拥一起,在恐惧中激动着·····

并不宽阔的马路,几分钟就挤满了人、车。不知道哪里地震了?震中离我们多远?过了一会儿,有人说震中在松藩,后来有人说九寨沟就是震中。我看看地上全是碎玻璃碎砖,镇上的房子还没有倒塌,震级不会太大吧?可又有谁知道什么时候又震了呢?又一波恐惧向我袭来。

“地震时,只要不在屋里,在空旷的地方,一般还是安全的。我们现在应该是比较安全的。地震就是板块之间撞击······”广灵恐慌中还不忘安慰我们。广灵穿着裤衩,光着脚从四楼跑出来的。转眼间,广灵不知从哪儿拽了一条围巾,系在腰上,要是换作是平常日子,我们一定会笑得前俯后仰。此刻,我们只有恐惧、心疼。

关羽开车,广灵在边上指挥,好不容易把车挪到马路边上。车在,我们随时可以撤离。今晚,路边、草地上、停车场······到处都是人,谁还敢待在屋里呢?谁还在关注你是穿着裤衩,还是披着浴巾呢?

天堂九寨,几秒钟就变成了地狱九寨了。我们走吧!早一秒离开,就少一分危险。走得了吗?“现在走肯定不行,我们不清楚哪儿地震,是向南走,还是向北走?向北是通向诺尔盖草原、川主寺,向南是通往九寨沟县城。我们要先搞清楚情况。再说,我们不熟悉路况,天黑,看不清道路,更看不清山上的滚石,万一余震不断,山上的落石砸中我们,我们都完了。”关羽镇定地分析道,“我们回车里吧!”广灵打开车里的收音机,我们屏息倾听:据中国地震网测定,今天晚上21时19分,四川阿坝州九寨沟县发生了7.0级地震。这次地震距离九寨沟县39公里  ······

我们不是震中吗?我们要给家里打个电话,可是中国移动没有信号了,微信没网络了。我们六个人都是中国移动用户,没有了联系方式,怎么办?我们旁边有人在通话,原来他们是中国电信用户。关羽让我们不要走动,他去看看能不能借到手机往家里打个电话。不一会儿,关羽回来说没有人愿意借手机给他。理解,理解他们不借手机的原因。我们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清冷的月光下的和我们一样惊慌无助的人们。

“叮铃铃······”,有信号了!我小弟的电话进来了,“姐,你没事吧?怎么样啊?······”

   “我安全,我们都在一起,我们现在都在空地上,我们这里的房子好像没有倒塌·······”我哽咽了。

“妈·······”女儿泣不成声,我的眼泪簌簌往下掉。

我跟家人一一通了电话。

远隔千山万水的家人的声音是我最大的温暖。这是8月9日0:49中国移动恢复通讯。

夜深了,九寨沟的夜冷嗖嗖的,关羽把自己在车上的一件拉绒T恤给丽丽穿,自己却抱着双臂御寒。

关羽说:“你们等着,我和广灵去宾馆把被子拿过来!”

“你们别去了,多危险啊!”我们都说。

他俩头也不回地走进黑洞洞的宾馆。

他们回来了!我看见了他们抱着白白的被子回来了!

天佑我们!天佑我们!

后来,我们把关羽、广灵冒险抱出来的两条被子给了跟我们同住一个宾馆的穿着单衣的客人。

回到车上,我们六人稍稍安定些。

“丽丽,你们母子不是要看‘九寨千古情’的演出吗?”我问。原来,丽丽看了看网上对“九寨千古情”演出的评价,觉得不好,于是说服了儿子,不去看演出了。地震来时,剧场里几千名观众正在看演出······万幸!万幸!

“震了!”车子剧烈地晃动。我们迷迷糊糊地跑出车子。那一晚,我们经受了大大小小上百次的余震。

约摸三点,警车上的喇叭叫着:去九寨沟县城的道路通了。有一个警察敲我们的车窗,说是路通了,让我们快走。

“我们不走,我们要等天亮了再走。天亮了走更安全。”关羽胸有成竹地说。

我眼巴巴地看着窗外,一辆一辆的大巴、轿车从我们身边撤离了。我们巴不得早一点撤离,又想着关羽的话无比正确······今晚,明月朗照。老天爷,这是不是你给我们的恩赐啊?冷冷的月光下,站着的、坐着的、走着的、蜷缩着的······惨象百出。我双手合十,祈祷着,祈祷着······一秒一秒,天咋就不亮呢?!都说度日如年,今晚,我是度秒如日啊!

(二)

     月亮渐渐隐去,天蒙蒙亮了。丽丽看见一个我们宾馆老板模样的人朝着宾馆走去,我们紧随其后,是这老板。我们走进黑洞洞的宾馆。我借着手机微弱的亮光,找到自己的房间,拉开窗帘。桌上的东西全被震到地上了。我把能看见的一股脑儿往行李箱里塞。我的心脏快要从嘴巴里跳出来了。第二天,我才发现我的好多东西没有拿回,不知道震到哪个角落了。我们的胆子真是大,冒着生命危险去拿小小的行李。命都捡回来了,还在乎这身外之物吗?

我们赶紧启动撤离。我们的车一米一停,两米一刹车 。漳扎镇离九寨沟县城39公里,我们的车开了3.5个小时。

虽说警力不够,交通秩序有点乱,可是一路上我们还是感动不已。地震不一会儿,去九寨沟以及成都方向的道路,就实行了交通管制,车辆只出不进。

地震时,漳扎镇一时交通混乱。警察、武警战士很快就赶到了,在众人的协助下,快速地疏通了一条生命之路。紧接着,救护车开进来了,工程车也来了······救援车辆彻夜往返于地震灾区。

我第一次觉得警察、武警战士是如此的伟大!我第一次觉得医生是如此的高尚!我第一次觉得所有抗震救灾的人民是多么值得我敬佩!不管这些抗震救灾的人们是主动请缨,还是临危受命,要知道,他们也是血肉之躯,他们的家人也在家里忐忑不安地等着。

我第一次觉得中国政府是有作为的!四川人民政府救援的速度之快,力度之大是我平生第一次亲眼目睹。从九寨沟县城到绵阳将近400公里,绵延的山路一弯又一弯,救援的车辆一辆接一辆,救护车、只有司机一人的大巴车、中巴车、工程车·····长长的车队,驶向灾区;我们每到一个村寨、集镇、县城,都有一个又一个抗震救灾志愿者服务点,为我们从九寨沟车撤离的人们免费提供茶水、面包,还有热气腾腾的大土豆。

我们似惊弓之鸟,撤离地震灾区;他们,这些救援的人们义无反顾地开赴震区。多么伟大的逆行!

黄昏时分,我们赶到成都。我们终于如释重负。成都那一晚,震后第一觉,我睡得好沉好沉。(注:成都这一晚,王老师把舒适的大床让给我,还把我的衣服洗了。)

    谨以此文字,感谢我的生死与共的伙伴,感谢我的家人、朋友,更感谢抗震救灾的人们。